餐饮连锁回归直营模式

永和大王上周将自己的一个加盟商告上法庭。永和大王认为,该加盟商在合同的履行过程中拖延货款,并长时间违约。而加盟商则反诉永和的实际执行与合同规定不符,且在合同正常履行期强制关店。

  在整个餐饮连锁行业中,像这种加盟商和品牌方之间的纠纷正在出现增多的趋势。

  加盟商自称弱势群体,品牌授权方则称管理困难。国内餐饮连锁在发展了十多年之后,因加盟而形成的快速扩张局面,开始因合作之困而更多的回归直营模式。

  加盟商抱怨无法控制经营

  永和大王对其加盟店采取“全面托管”的合作形式,由永和大王进行原材料供应以及店面设施等品牌形象统一,以及店内所有工作人员的整体输送。

  钱进交纳了20万的前期加盟费,8万的保证金,3万的店面设计费。按他的设想,新店开张后,每月就可以按照合同中所规定的4%的加盟费,以及原材料成本25%左右以及其他所列费用等,对支出有明确的估计,利润收益也能有所保证。

  “在合同上写明了(永和要把)原材料成本控制在销售额的25%以内,而事实上的30%甚至40%,是正常波动范围之内吗?”9月20日,坐在被告席上的加盟商钱进有些激动。而原告律师辩驳称“原材料成本肯定会受到市场波动的影响”。

  “我只能通过永和给我的预估损益表进行一个大概的利润估计,对店里的一切活动我都没法进行控制,如果还在合同履行上有所出入,那经销商更无利可图。”钱进称。

  加盟店模式乱象频出

  钱进的困扰可能代表了相当多加盟商的心声。但是站在品牌授权方的角度,放权给加盟者,因此引发品牌争议的案例则更多见,而这也成为国内餐饮企业在引入加盟这一快速扩张方式之后,普遍要面临的“收拾摊子”的问题。

  从2001年到2003年,小肥羊以平均三天开一家店的速度,在全国范围内快速扩张,之后的情况是:全国范围600多家加盟店让其管理上鞭长莫及,部分加盟商开始不执行原有规范、不能按时缴纳加盟费,甚至不参照原标准私自增减产品,扩大自主权。

  除店面遭遇无法控制的问题外,品牌被侵权同样普遍。天津狗不理在初期为了突破国企模式,也采取加盟方式快速扩展,一时间“狗不理”在各地有了70多家加盟店,并授权旗下的连锁加盟店使用“狗不理”品牌并签订了长期“牌匾费”合同,即分店独立投资、独立经营、独立核算,每年只需向天津总部交纳几万元的“牌匾费”。不仅同样出现经营无法规范,而且商标使用权被层层倒卖,“狗不理”商标屡被抢注。

  收缩加盟,转向直营

  就在经销商指全面托管的形式让他们“无法控制”的同时,授权方也在抱怨加盟店“不好控制”。收缩加盟,转向直营的趋势已经出现。

  永和大王上海总部系统总监路伟东表示,公司在今后发展中将更“倾向”直营店的形式。路伟东说,现在永和大王共有110家门店,自2003年开始进行调整至今,仅剩下五六家加盟店。

  天津狗不理集团办公室主任周学谦曾公开表示,狗不理集团今后的连锁化扩张将采取直营模式,将不惜重金提前收回一些加盟店,提前收回在全国范围内的70多家加盟店中部分店的经营许可权,同时不再吸纳新加盟店,老加盟店到期也将不再续签合同。

  早于1993年便开始引入加盟方式的全聚德,被看作是中国餐饮连锁开始的标志。

  然而经过13年的发展后,他们也开始改变原来以特许加盟的方式发展连锁店,将加盟转向直营,已表示预计在今后3年内新增30家直营店。

  小肥羊则从2002年底决定关闭加盟店开始,就对原有600多家的加盟店进行整合、回购,2005年底,小肥羊开始加快回购加盟店的步伐,仅2005年下半年就回购了14家,直营店的数量从2002底的40多家,发展到现在的100多家。

  该公司7月份从欧洲投资机构3i集团公司和普凯基金公司引进资金2500万美元。小肥羊的副总裁卢文兵就表示,将以目前每个直营店300万的投入,再增加20家直营店。

  卢文兵称,“尽管直营店前期的投资大,但是利润要远高于加盟店,而且便于控制。”而来自商务部近期的统计报告则显示:国内大型餐饮连锁经营尤其是直营连锁业务发展势头强劲,餐饮企业盲目投资和低水平扩张的行为正逐渐减少,全国连锁餐饮企业尤其直营连锁快餐企业营业收入大幅增长。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canyin.com/a/zixunzhongxin/xingyexinwen/20120724/992.html


免责声明: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稿件,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|E-mail:hnsanchu@scxhf.com


新海府蟹粥
新海府鸽粥